真的是贫贱夫妻性事哀吗?

福利资讯 小宅男 1007℃ 0评论

钱能买到性福吗?注意,这里指的不是男人去买笑,而是在问,男性的经济实力强大,是否会让他的伴侣更容易获得性高潮呢?先别急着慨叹连高潮都和金钱挂钩了,这事没那么简单。

真的是贫贱夫妻性事哀吗?

唐朝诗人元稹写过一首名叫《遣悲怀》的诗,怀念他的亡妻,其中有两句“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想象力发达的读者恐怕也会好奇,既然贫贱夫妻百事哀,除了日常琐事,男女“性事”是不是也包括在内?有钱的人性生活会更好吗?

男人影响女人性高潮

性高潮是一种极度快乐的性爱体验,有这种体验的女人通常对自己的性生活更满足。不过,研究者们争论不休的一个问题是:女性的性高潮到底是一个男性射精运动的副产品,还是具有某种适应意义的进化装置?有一种假设认为,女性的性高潮是自然选择赠送给女性的一种检测设备,这一设备可以帮助她们区分不同质量的男人。简单地说,跟高质量的伴侣在一起,女性的性高潮会增加,而跟低质量的伴侣在一起,她们的性高潮则减少。

性高潮作为检测设备的假设得到了若干研究的支持。1995年,新墨西哥大学(University of New Mexico)的生物学家兰迪•桑希尔(Randy Thornhill)等人发现,年轻女性报告的性高潮频率跟性伴侣的身体对称性成正比。2000年,进化心理学家托德•夏克福德(Todd K. Shacklford) 等人也发现,在最近一次的性事中,假如自己的男性伴侣更有吸引力的话,女性体验到性高潮的可能性更大。身体对称性和吸引力评价都可以作为男性质量高低的指标,不过两个研究中的被试数量都比较少,一个是86人,一个是388人,而且都是美国的女大学生,样本的代表性自然是一个令人头疼的软肋。

有钱就有性高潮?

2009年,在《进化与人类行为》(Evolution and Human Behavior)期刊上,来自英国纽卡斯尔大学的2位研究者托马斯•波莱(Thomas V. Pollet)和丹尼尔•列托(Denial Nettle)发表了一份有争议的调查报告。在这份报告里,他们使用了1999-2000年之间进行的中国健康与家庭生活调查(Chinese Health and Family Life Survey)的数据。这批数据包括60个乡村和城市的社区,涵盖了不同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地区(不包括香港和西藏)。因为访谈的内容涉及到私密的性生活以及家庭收入等信息,因此每个社区随机选择20-64岁之间的成年公民进行匿名电脑访谈,形成了一个多达5000人的具有代表性的样本。

对波莱和列托来说,他们试图回答的问题是:男性有钱没钱能否影响女性性高潮的频率?他们假设,如果男性的财富也能像身体对称性一样作为他们质量高低的指标,那么高质量的男人(这种情况下是有钱的男人)会让女性体验到更多的性高潮。他们对已有样本进行筛选,把伴侣信息完整的女性保留下来,得到了1534名女性参与者,她们提供了自己跟伴侣做爱时体验到性高潮的频率,从“没有”到“总是”包括五个级别。除此之外,两位研究者还测量了其它可能影响性高潮的因素,包括年龄、目前关系的持续时间、幸福感、健康水平、教育层次、收入差距、教育差距以及不同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

做了那么多准备工作之后,波莱和列托采用顺序回归 (ordinal regression analysis)的方法检验他们的假设。果不其然,男性的收入能够预测女性性高潮的频率:男性伴侣收入越高,女性报告说自己体验到的性高潮也越多。当其它的因素,比如女性的年龄、健康、教育水平等考虑进去之后,男性收入跟女性性高潮之间的正相关依然存在。因此,在此项研究中,有钱就有性高潮的结论得到了支持。

身高不是太重要

除此之外,波莱和列托还发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结果,即身高好像不重要。因为,在他们的数据中,男人的收入跟他们的身高无关,女人的性高潮频率也跟男性伴侣的身高无关。在2008年的一项研究中,香港大学的理查德•菲尔丁(Richard Fielding)等人通过对近1万名中国人的调查也发现男性的身高跟他们的繁衍成功无关。因此,波莱和列托认为,男性身高在中国人群中可能不是一种很受重视的特质。

结论可能不靠谱

文章发表之后,似乎大功告成。可惜天有不测风云,波莱和列托两人的研究结果遭到了同行的质疑,质疑的焦点是他们采用的统计模型有问题。2010年,两名来自德国的研究者重新分析了波莱和列托的数据,结果发现在不考虑其它因素的情况下,男性收入的确跟女性性高潮的频率正相关。问题在于,收入以外的其他因素统统考虑进来之后,男性收入高低跟女性性高潮频率之间的直接关系就不存在了。

于是2011年,波莱和列托在他们最初发表文章的《进化与人类行为》期刊发表声明,明确更正了他们最初的结论。两人认为,女性的男性伴侣收入较高的话,通常意味着她们自己更年轻,更健康,更有幸福感,具有更高的教育水平,这些因素会整体影响女性性高潮的体验。波莱和列托承认:“当其它因素被控制之后,已有数据并不支持伴侣收入和自我报告的性高潮频率之间存在直接关系。

换句话说,波莱和列托的研究最后证明的是受过教育的年轻、健康女人,拥有更高的幸福感,因而体验了更多的性高潮。有钱的男人因为更可能跟这样的女人结婚,因此表面上是有钱男人的女人有更多的性高潮,其实不过是这些女人本身的素质引发了她们的性高潮体验。没钱男人因为很难得到年轻健康的高学历女人,那些女人即使跟他们在一起,可能也不会有太多的幸福感,因而性高潮体验更少。

直接影响性高潮的四个因素之中,健康、年轻和教育水平都是女人本身的特点,只有幸福感可能跟男人有钱没钱有关系。因此,波莱和列托的研究恰恰凸显了女性本身的特质对于她们体验性高潮的重要性,男性收入的影响是很小的,有可能通过影响女性的幸福感来实现,而男性收入对女性性高潮的直接影响则是不存在的。

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讲,波莱和列托的研究给出的一个有趣的发现:男人有钱没钱只是表明他们拥有社会资源的多少,并不表明他们本身质量的高低,跟身体对称性和吸引力这些因素不同。

作者自己的PS:因为自己的统计错误,波莱和列托得出了一个有争议的结论。不过,他们也为此因祸得福,以更正错误的名义继续发了两篇论文。

参考文献

Fielding, R., Schooling, C. M., Adab, P., Cheng, K. K., Lao, X. Q., Jiang, C. Q. et al. (2008). Are longer legs associated with enhanced fertility in Chinese women? Evolution and Human Behavior, 29, 434-443.

Herberich, E., Hothorn, T., Nettle, D., & Pollet, T. V. (2010). A re-evaluate of the statistical model of Pollet and Nettle 2009. Evolution and Human Behavior, 31, 150-151.

Parish,W. L., Luo, Y., Stolzenberg, R., Laumann, E. O., Farrer, G., & Pan, S. (2007). Sexual practices and sexual satisfaction: A population based study of Chinese urban adults.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36, 5−20.

Pollet, T. V. & Nettle, D. (2009). Partner wealth predicts self-reported orgasm frequency in a sample of Chinese women. Evolution and Human Behavior, 30, 146-151.

Pollet, T. V. & Nettle, D. (2010). Correction to Pollet and Nettle (2009): “Partner wealth predicts self-reported orgasm frequency in a sample of Chinese women ” Evolution and Human Behavior, 31, 149.

Shackelford, T. K., Weekes-Shackelford, V. A., LeBlanc, G. J., Bleske, A. L., Euler, H. A., & Hoier, S. (2000). Female coital orgasm and male attractiveness. Human Nature, 11, 299−306.

Thornhill, R., Gangestad, S.W., & Comer, R. (1995). Human female orgasm and mate fluctuating asymmetry. Animal Behaviour, 50, 1601−1615.

喜欢 (0)